老諸暨的城
日期:2018-11-27
來源:越覽書社微信公眾號
作者:陳恩裕

游過天下八百州, 

不如陶朱山下一耷頭?!?/font>

———諸暨民間歌謠?!?/font>

  陶朱山是諸暨老城的綠色屏風,它是精致的諸暨老城之龍脈所在,綿延數十里,謂之縣龍山,也叫長山。

  公元1966年的春天,我從陶朱山前的老火車站數十級高臺階上走下,童年的眼里是長春電影制片廠《雁紅嶺下》電影拍攝外景的現場,這是諸暨籍作家楊佩瑾先生的作品,或許它是解放后第一部在諸暨作外景地拍攝的電影。

  諸暨火車站是那個時期的一個對外窗口,也是當時諸暨的地標性建筑之一。如果要了解那個年代的諸暨火車站,可以從電影《雁紅嶺下》的視頻里看到對它的記錄:車站里雙木柱的站臺,出口處三十多級的臺階,以及放著長木椅的候車室。

  當時諸暨縣城的東南西北四極十分明確,火車站再過去往金華方向就是西門,標志是糧食局的西門倉庫,因為近火車站,旁邊還有商業系統儲運毛豬的倉庫;南門有南門糧站,再過去就是運河的南門閘,出了南門閘,也算是出城了;東門有太平橋,城關人還是稱之為浮橋,過了橋就是江東;北門在當時集體體制的木器社(后為建筑公司)旁,旁邊是老汽車站,車站已搬遷到格寶山(現紫山苑)的地方,老汽車站還有汽車站的修理部。北門后來有一個公安值勤的崗亭,眾人叫作“北門崗亭”,這是后來北門的標志。

  那時的諸暨縣城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圍城。

  北面的白水河里———大橋路,路邊有電力公司、諸暨浴室、小樂園酒家、諸暨電影院、諸暨印刷廠、木器社,木器社的北面是北湖,楊柳依依,湖水清澈,湖中間有湖心亭,有草地石凳。過了北湖就是諸暨中學,諸暨中學的校園是在城外了,門外有護校湖,前面是暨二大隊的菜地,艮塔在田畈中,再過去是部隊的師部,當時駐軍是6389部隊,這之前曾是紅旗中學和護理殘疾軍人的榮軍學校。

  繞過木器社,西面的路老百姓稱之為西直馬路,是青年路和西直路的連接。沿火神廟湖再向南,過龍骨井頭,到姚舍山腳,是稅務局的辦公樓,文革時路那邊的樓房做過三代會(紅代會、工代會、貧隊會)的辦公室。姚舍山腳通往火車站去的路有點陡,姚舍山東面有高高的一部電動牽引車,手拉車掛上牽引車上的繩索鉤子后,從水泥的斜坡拉上姚舍山,然后從一旁的平路將貨物拉到車站。

  從縣政府門前通過來的和平路,是青年路和西直路的交界點,再往南有物資局、五金公司、南屏旅館、諸暨飯店。諸暨飯店是當時城關最高檔的飯店,過了諸暨飯店就是火車站,火車站腳有一大吊車。西直路邊南司道地一帶,當時還可以看到幾堵斷垣殘壁,那時抗戰時日本人飛機炸掉的民居。西直路南端的格寶山腳是汽車站,格寶山上是鐵路派出所,格寶山學名紫山,下面有防空洞,文革時辦過階級教育展覽,說是洞里關押過人,有血跡。

  南面的直街是萬壽街,街口邊有諸暨旅館,在當時算是城關最大的商業旅館了,像個四合院,是兩層樓。旅館前一條弄堂叫易俗弄,那里可到酈家祠堂湖邊,可以看到湖那邊的城關鎮政府、汽車修理廠和工農兵俱樂部,工農兵俱樂部放電影也演戲,這里原來就是酈家祠堂,門前湖邊石欄上面有二十二只神態各異的小石獅子。易俗弄在萬壽街的出口處便是桂花橋,也叫上湖橋,旁邊有小學,對面就是搬運站,萬壽街的東面街頭有文宣隊、劇院和一家有人說書的大眾茶館。

  縣城的大街叫解放路,街邊是古老的城墻,從南到北有上水門、中水門、下水門。這是當時城里的商業大街,和大橋路相連的是半爿街,沿江一邊的街面是外半爿街,除了一爿賣年糕飵、油條的早點店,至下水門都沒有房屋和店面,街一面有店另一面無店,故稱半爿街,街西面是里半爿街,有鞋匠店、印染店、彈花店等固定攤點,與解放路、和平路交界處是新華書店。大街以中水門為界稱為上大街、下大街。下大街上有食品公司、副食品公司的船型新大樓,老百姓叫作“圓店”,這之前是老南北雜貨店,老城關稱之“趙頌泰”。旁邊有碗店、縫紉店、水產店等,對面是布店、百貨店,后來就是百貨公司,再過去是大家叫作“文心齋”的文具店,文具店旁邊是人民醫院的門診部,中水門相對是藥店和醬油店。中水門邊有一家老字號的南北食品店,老年人稱“孫三房”,大約是民國時的店號。上大街和橫街相連處有郵電局,對面是廢品收購店,再往南是解放飯店等幾家飲食店、小百貨店和商業局、鐵匠店、針織廠,上水門對面萬壽街的北面是劇院,南面是南門糧站,糧站斜對面是解放旅館,一幢民國時的三層樓房。

  出了南門有南門閘,有浣江水從南門閘進運河,與城內湖泊相通。南門閘外有石米廠,對面是城關鎮小,后來成為“紅衛”五七中學,這是城里財主孫氏捐給政府的。沿埂走約三里是西施殿,殿已無存,西施殿一直是人民醫院住院部的代名詞。北面山腳下有一座孫中山先生紀念塔,是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一周年時,諸暨民眾捐造的,三角形塔體,文革時塔上的“民革”兩字用水泥涂上了。

  城墻自南往有上水門、中水門、下水門,城墻上有簡陋破敗的小房子,有的屋用木柱拄著,或用磚頭頂著,當時都有居民住著。城墻東西,沿江是小菜場,從南往北依次是黃砂場、小豬市場、豆腐店、蔬菜公司、肉店、自貿攤位。上水門、中水門、下水門都是埠頭,停泊船只,也洗衣裳、挑水吃用,蔬菜公司和小豬市場等處還有埠頭,主要是供船駁運貨物的,城里約有六七個船埠頭。

  浦陽江上有大橋,是拱形三孔的水泥橋,城關人還是叫它浮橋,是當時諸暨縣城的標志性建筑,電力公司旁的皮革廠當年生產的皮鞋就是“大橋牌”。諸暨縣城外還有一座橋是茅渚埠橋,當時已經很破爛,橋面和欄桿破損厲害,人走上去都會搖晃。南面鸕鶿灣江面上當時沒有橋,有一只渡船往來送客,本村人不收錢,外村人乘一次一分,自行車要另加錢。

  過了浮橋就是江東,南端是上江東,北端是下江東。上江東有馬道弄、小街。下江東有釀造廠和它的門市部,鑊廠也在那邊,生產的是鑄鐵的灶鍋。三十六洞是江東最大的建筑工程,它是泄洪的水利設施,因為有三十六個閘門洞,所以被大家叫作三十六洞。三十六洞再東,是石子嶺頂,有機電廠,三十六洞往南過去是一片桑樹地,那邊當時工廠比較集中,有化肥廠、機床廠、造紙廠,一直到金雞山、鸕鶿灣。

  和平路是行政中心,文革后改成紅旗路,靠下水門的是東風飯店、法院。當時居民家里沒有冰箱,東風飯店的冷飲很吸引人。法院門口吸引人的是判決公告,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死刑犯名字上打著紅叉,看的人特別多。法院旁邊的是人民銀行,當時銀行管理和存貸業務都合在一起,文革初銀行的門口每晚都教語錄歌。法院、銀行對面是人民照相館、紅旗點心店。照相館的玻璃柜窗里放著大大小小的照片,有集體照,也有美女帥哥的肖像,在沒有明星的年代,這些大照片很吸引路人的眼球。紅旗點心店的豆腐漿很有名,豆汁醇濃,都是現磨的,每天早餐時都排很長的隊。

  大操場口有和平食品店,老百姓叫“三泰”,也是規模不小的店面,聽店號也是應該有點歷史的。采芹橋頭有一個公共廁所,靠近火神廟湖。文革時兩派斗爭,這里離城中心近,大辯論激烈,爭得不可開交,幾次有人被對方丟入公廁,稱之“沉屙缸”。過了采芹橋就沒大的商店,有一家賣南北貨的小店,一家皮匠店開得很久。

  縣政府的大門朝南對著公園,大院內一條直路通到底,路對沖一橫排樓房是縣委辦公室,其它各部委辦在路的兩邊,縣委大院里有井,有靠火神廟湖的埠頭。對面公園原來是學前湖,五十年代填成公園,當時叫“躍進公園”,后來才改叫“文化公園”。公園有亭有假山,公園對面往東的是文廟,當時是文化館、圖書館的所在地,進去有石橋、小湖,大殿坐北朝南,重檐歇山式屋頂,五開間,殿前有天井,東西兩惻是廂房廡廊,前面有先賢祠,橋邊水旁的木芙蓉長得很茂盛,每年都開花。

  文廟后是大操場,西面是一個大臺,許多全縣性的大會都在這里召開,東面是大會堂,既開會也演戲,1958年4月,胡耀邦同志曾在這里演講。大臺再往西就是花園嶺頂、荷花塘,是居民較集中的一個地方,基本都是老屋,有的門臺上還雕有字,想來以前是大戶人家。大操場南面出口是城中派出所,北面出口高坡上是城關糧管所,直沖而走是縣委宿舍,道路北拐,有東方紅小學和燈光球場,燈光球場常有籃球比賽,群眾也可以去練習,有是也有文藝表演。燈光球場東面的看臺緊挨電影院的廁所,我和小伙伴當年曾從這里爬進去偷看電影,也有被電影院的人捉住,從正門押出來,因為是孩子,倒也并不難為情。

  橫街是直沖中水門的街,也是居民比較集中的地方,東頭是郵電局,土特產公司,對面是城關綜合社,制售手工藝品,有二胡、笛子,也有畚斗、笤帚等。街中登仕橋邊是城關鎮醫院,往西有橫街居委會,西邊路口是城關幼兒園,斜對面有財稅局的宿舍,幼兒園的對門是物資局,靠西直路邊有店面出售機械產品。橫街隔了西直路就是南司道地,文革初這里搭了臺,文宣隊常載歌載舞來宣傳毛澤東思想。也有來賣五香豆或狗皮膏藥的,金華的小辮子、紹興的王飛飛都到過這里。

  光明路鱗次櫛比的房子可以讓人想見以前的繁華,但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只有一些小店和小加工廠,有一家雨傘規模算是比較大的,做紙傘和桐油布傘。北面較有規模的還有一家福利廠,是盲人打草繩的。糧食局有糧倉在玉簪山腳,大門里養著狗,不讓人隨便進去。糧倉旁是城北小學,嵌在民居中,就一幢教學樓,一個小操場。光明路比較有名的是四眼井和楊肇泰故居,再就是長弄堂。

  四眼井在南屏旅館背后,一個井四個井口,說明當時周圍居民較多,為的是居民取水用水方便。中國早期的井是木結構的,“井”字就是木架進的象形字,石頭沿口的水井出現得較遲,約是在漢朝以后才開始多起來。因諸暨是西施、鄭旦故里,后人憑著美好的想象,把它看成西施和鄭旦的雙眼。四眼井邊上有光明小學,是殘疾兒童的特殊學校。以前這里是天主教堂,另一處宗教場所耶穌堂在格寶山西面的火車站外。明萬歷年間進士楊肇泰的故居,坐西朝東,有照壁、正廳、座樓及南、比廂屋組成。當時批“封、資、修”,大家并不把進士和故居當回事,只知道它是楊衙臺門。光明路有好多臺門如杜家臺門、陳家臺門,當時只知道是大戶的院子,沒太多人注意它的歷史。長弄堂并非光明路,光明路有幾十條弄堂,弄堂都不是大路,而是路中屋間的通道,一般都不長。長弄堂在城北小學北面與楊肇泰故居還不到的那些民居中間,從光明路通到鐵路邊,就這么一段,并不長。

  如果說到老城,那不得不說說五湖,諸暨老縣城從地形上看就是一江一山,再就是五湖了。

  三官殿前湖、酈家祠塘湖、琵琶湖、學前湖、火神廟前湖,由南而北像幾顆翡翠鑲嵌在老城里,給古老的小城增加了生氣。三官殿前湖從浣江的南門閘運河那邊流過來,在搬運站邊形成一個大湖,穿過萬壽街桂花橋就是酈家祠塘湖,琵琶湖是從酈家祠塘湖穿過登仕橋流向學前湖的長長湖道,五十年代末,學前湖已成公園,湖水走過機關食堂門口,流過采芹橋,進入火神廟前湖,火神廟前湖的水流向北湖。北湖不是五湖,老城至大橋路,白水湖外就算城外,北湖是在城外了,而我眼里老城的湖,它也算一個。

  一個城市是靠水聚集人民的,古人把城市叫作“市井”,唐學者顏師古注《漢書》時說:“凡言市井者,市,交易之處;井,共汲之所,故總而言之也?!比巳壕奂退偸欠植婚_的,所以當歌中唱到“一條大河波浪寬”時,大家都會想到自己的家鄉。

  那時沒有自來水,居民的吃水除了用井水,就是浣江的水,當時城里有“擔水佬”,用木水桶給人擔水,一分一擔,但要人擔水的基本是有退休工資的老人,一般人家吃不消這個價,都是自己挑的,而五湖就是老百姓洗濯、游泳洗浴的地方了。城內的水可謂各司其職。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諸暨縣城就是這樣漂在水上的,用現在的話說是個山水園林城市,但說大實話,老諸暨縣城并沒那么美,大街上常有豬和雞在游蕩,被外來者戲稱“諸暨”就是“豬雞”。一切東西都是在經過記憶的過濾后,變得更好或更差。

  在我人生還沒有蒼老的時候,這些記憶或許已經蒼老,所以它留在文字上的“褶皺”和“老年斑”是無法避免的。

責任編輯:梁 海燕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中國文明網出品
A片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完整版,日本亚洲欧洲无免费码在线,最新欧日韩精品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