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利華:用交響樂為人們打開一扇心靈之窗
44.jpg
譚利華,1955年10月生于江蘇徐州,國家一級指揮,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F任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北京音樂家協會主席、北京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
標簽:音樂;藝術     發表時間:2016-01-25     來源:中國文明網     責任編輯:賈 玉韜                

  堅持做“有溫度”的音樂 

著名指揮家譚利華接受“文藝名家講故事”欄目訪談。 圖片來源:中國文明網

   我不苛求一場音樂會能有幾百人、上千人來聽。即使幾十人能來,甚至幾個人能聽懂,我也覺得是一種慰藉。  

  我16歲時就在軍隊文工團當樂團指揮,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我考上了中國最早開設西方音樂專業的上海音樂學院。當時我學了兩個專業:作曲和指揮,半年后我放棄了作曲專業,專心學習指揮。非常幸運的是,在大學最后一年,我師從李德倫先生。李德倫先生是中國當代交響樂的創建人之一。他的人品、人格、藝術態度,讓我一輩子都學不完、用不完。他說,自己一輩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交響樂的普及。交響樂能讓人學好,能讓人變得有追求,能給人一個新的平臺,為人打開一扇光明、美好的大門。記得他曾給我看過一封信,是一位音樂愛好者在聽完他指揮的柴可夫斯基《悲愴交響曲》之后寫給他的。信上說,感謝李先生給了他一場那么美好的音樂會,讓他不再有輕生的念頭,他本來因為無力面對人生困難,很沮喪、想自殺,但聽完《悲愴交響曲》后,覺得人生雖有很多苦難要面對,但應該有堅強的意志,生活和生命還是美好的。這件事情給我的觸動很大,從那時起我更堅定了學習古典交響樂的想法。

  從業40多年來,我的想法始終未變。我希望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聽到這些正能量、催人向上的音樂。我不苛求一場音樂會能有幾百人、上千人來聽。即使幾十人能來,甚至幾個人能聽懂,我也覺得是一種慰藉。因為人們需要音樂的滋養,尤其古典音樂中飽含著一種特殊的愛。交響曲中有一首非常著名的曲子——《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它所折射出來的思想就是全人類一體的思想,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像兄弟一樣團結。這個作品我們經常演,到任何一個國家,不管是社會主義國家還是資本主義國家,不管是在像德國這樣的交響樂發源地還是在交響樂起步較晚的亞洲地區,不管是在國家的重大節日還是在奧運會等國際盛事,每次演奏《貝多芬第九交響曲》,都能引起人們的共鳴,因為它所傳達的價值理念是人類相通的。愛,是人類最美好的東西;愛,能讓人們戰勝任何困難;愛,能讓世界達到更美好的境界。

  藝術不能“炫技”而要“走心” 

     

譚利華在訪談節目中講述自己的故事。 圖片來源:中國文明網 

   當代作曲家們寫出來的作品應該有人愿意演,更有人愿意聽。

  中國的交響音樂起步較晚,目前大家比較熟知的國內交響樂團有上海交響樂團和中國國家交響樂團。而北京交響樂團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樂團,成立于1977年,雖然年輕,但這些年的發展和進步卻非常之大。

  北京交響樂團從建團開始,就有三條理念貫穿至今:第一,要建立一支和首都地位相稱的優秀交響樂團。優秀到什么程度?要像柏林愛樂樂團、維也納愛樂樂團、巴黎管弦樂團、阿姆斯特丹皇家音樂廳管弦樂團等這些世界發達國家的首都交響樂團那樣,成為世界一流的交響樂團,要配得上“首都北京”這幾個字。第二,要肩負起中國原創交響樂的創作和普及任務。每年我們都會邀請中國優秀作曲家創作很多具有“中國味道”的作品。近幾十年是中華民族發展最迅速的幾十年、最令人不可忘記的幾十年,我認為,音樂是記錄這個時代發展最好的載體,我們應該為這個時代留下點什么。我希望再過若干年,大家回憶這個時代的時候,能記起有關這個時代的一些優秀音樂作品。第三,我們要大范圍地演奏、傳播中國的優秀交響樂作品。音樂是你越熟悉就會越喜歡,就像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臺》、鋼琴協奏曲《黃河》,聽多了大家就喜歡了。

  最近,在主持中國音樂金鐘獎比賽時,我講過一句話:“當代作曲家們寫出來的作品應該有人愿意演,更有人愿意聽?!庇美习傩盏脑拋碚f叫“接地氣”。這些年,很多人在各個文化藝術領域強調所謂的“技術含量”,但我希望音樂作品不要“炫技”,而是要引發人們的“情感共鳴”。

  這種情感共鳴能陶冶人的情操,能夠將人的內心軟化。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不管戰爭如何頻繁,但他們仍然有聯合的交響樂團,也許他們正在打仗,也許他們對待問題的看法不一,但兩國的音樂家們仍然可以拋開芥蒂坐在一個舞臺上,演奏同一部貝多芬的交響曲。這種境界、這種大愛,才是音樂真正的內涵和魅力所在。

  讓高雅藝術在校園“扎根”

  譚利華在指揮。資料圖片    

  也許某一句旋律會讓你產生畫面感,讓你聯想到兒時的、朋友間的、親人間的畫面,這就是古典音樂的陶冶功能。 

  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李德倫老師就帶領北京交響樂團走進很多大學。北京交響樂團舉辦的“交響樂進校園”活動,應該是全中國交響樂團中做得最早的。2015全年,我們大概做了40場進校園活動。每次到各個大學去,學校的書記、校長都會說,現在的很多年輕人對欣賞古典音樂,好像沒有那么濃厚的興趣,挺讓人著急的。我說,不必著急,欣賞音樂就像吃菜一樣,每個人的口味不一樣,對音樂藝術的喜好也有不同,有人喜歡流行音樂,有人喜歡鄉村音樂,也有人喜歡搖滾音樂。欣賞交響樂也是這樣,不用逼著大家喜歡,只要大家能夠走進音樂廳、靜下心來欣賞就可以了,隨著時間的積累,他們會逐漸愛上交響樂的。

  為普及交響樂我們想了很多辦法。一開始,我們去學校發票,只要有學生證就可以免費觀看。后來,我們覺得培養孩子學習交響樂的興趣更為重要,我們與中小學合作,成立了管弦樂隊、交響樂隊,像北京中關村實驗二小等小學都有自己的樂隊。同時,通過組織孩子們演出,他們的同學、家長自然就會走進音樂廳來聽聽音樂會、看看演出,這樣也是一種推動、一種普及。

  我們還在不同的大中專院校有針對性地進行演出。比如去北大、人大一類的高等學府,我們會演奏一些像肖斯塔科維奇、柴可夫斯基、貝多芬的交響曲。去理工類的學校,我們就演奏一些大家聽得多、耳熟能詳的管弦樂。每次演出的過程中,我們都會一邊演一邊介紹交響樂的知識,告訴大家這首叫序曲,這首叫舞曲,而舞曲又分成圓舞曲、波爾卡舞曲等,讓他們通過一個音樂會,更多地了解交響樂。同時,我還會告訴同學們,交響樂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陽春白雪、曲高和寡,不同性格的人可以欣賞不同類型的交響樂。如果你喜歡熱鬧,可以聽聽舞曲、聽聽波爾卡、聽聽序曲、聽聽圓舞曲;如果你喜歡安靜,可以聽聽馬斯奈的冥思曲、鄉村騎士間奏曲這一類的音樂,它們能讓你不由自主地靜下來。也許某一句旋律會讓你產生畫面感,讓你聯想到兒時的、朋友間的、親人間的畫面,這就是古典音樂的陶冶功能。

  我去過古典音樂家布魯克納的故鄉——維也納,每年那里都會為布魯克納舉辦世界音樂節。但音樂會的觀眾都是50歲至70歲的人,我就問外國朋友,為什么會這樣?他說,人大概在年輕的時候都比較浮躁,當年紀大了,沉靜下來以后,才會在交響音樂、古典音樂中去尋找自己的過去,來回憶、來想象。我告訴他,中國的情況不太一樣,現在很多年輕人渴望了解古典音樂文化,愿意聽聽真正的交響樂。這現象有別于西方,這也是我認為中國交響樂發展大有可為的地方,同時也是這么多年我一直致力于交響樂進校園的初衷。 

    帶著中國最優秀的交響樂作品“走出去”

譚利華向小朋友講解音樂知識。資料照片

  中國文化走出去必須是非常認真的態度。

  近年來,我們談得最多的話題就是中國文化走出去。但是往哪走?怎么走?帶什么走?這是需要我們深思的。有時候我們花很多錢搞個活動,燈光布景眼花繚亂,最后沒有留下什么東西,這種走出去的意義是不大的。我記得,在有一年的中國文化年開幕式上,俄羅斯總統普京應邀出席,他帶來的演出是一臺俄羅斯原創的芭蕾舞、一臺交響樂和一臺歌劇。照理說,俄羅斯有最好的馬戲、最好的流行音樂、最好的民俗技藝,但他都沒有帶,而是帶了歌劇、交響樂和芭蕾舞,這讓我很震驚。為什么?因為這些能代表這個國家、民族的最高藝術成就。這給我們中華文化走出去一個很好的借鑒,我們的文化走出去,不應該是一味迎合國外觀眾的大眾化審美,而是應該吸引國外的主流觀眾來看你的演出、聽你的音樂。

  從2001年到現在,我們七次出訪歐洲,從德國、法國、意大利、奧地利到塞爾維亞、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土耳其等國家我們都去了。一開始,西方觀眾對我們的演出不太接受,于是我改變了做法:演出的上半場我堅持演奏中國最優秀的作品,去展示當代中國交響樂文化的實力和魅力;下半場我一定選擇西方經典音樂中最難或最有影響力的交響樂作品,讓觀眾明白我們的樂團是一個什么水準。一開始西方觀眾不太接受中國的音樂,因為他們聽慣了西方的音樂。但是到了2005年我們第三次演出時,西方觀眾已經對我們認可了,中國交響樂團的實力讓他們大為驚訝。他們知道中國已經不是一個貧困、弱小的國家,而是一個文化大國,其交響樂的演出水準也和西方發達國家處于同一水平。我們不僅能精準演繹出西方的經典音樂,還能用中國的音調和元素,借鑒西方的技法,創作出中國人的交響樂。

  中國文化走出去必須是非常認真的態度,要帶著當代中國最優秀的作品走出去,無論是音樂、戲劇還是舞蹈,要真正能夠代表當今中國的最高水準,這樣才能贏得國際社會的歡迎和尊敬。(中國文明網、光明網記者根據訪談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A片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完整版,日本亚洲欧洲无免费码在线,最新欧日韩精品视频在线